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1、

一头是偃师的顾县,一头是洛龙的龙门,所以这条路就叫顾龙路。

当然,你也可以叫龙顾路,看你心情了。

五、六还是七、八年前,有个老爷子闯进《伊滨新讯》编辑部,说报纸上把龙顾路写成顾龙路了,“这是错误的,要纠正!”

看老爷子急赤白脸的样子,我很不以为然,说,我们改!

小题大做,我当然是没改了。

江湖夜雨十年灯,如今人到中年,我仿佛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那个闯到编辑部的老爷子了——

严谨、认真,不想出错,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人到中年,是不是怂了?

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2、

十几、二十几年前,刚来李村的时候,顾龙路是我唯一的回家的路。

公交车以李村、庞村两镇中间武屯村的小桥为界,桥东5块钱,桥西7块钱。

那时候乡镇发工资很不及时,一整个春天都没钱,要到六、七月份才发工资。为了省下两块钱,我常常在桥东下车,然后步行到李村镇政府。

自东向西,中间会经过李村的武屯、南寨、李东,然后是镇政府。

南寨路边有个加油站,有一年我走到那里,看到一个铁箱厂下班的男人骑摩托和一辆面包车相撞,男的躺在地上,一个女人摊在地上哭泣。

还有一年,我带着孩子经过庞村,突然从路边窜出一只狗,我的摩托车就从狗身上碾了过去,惊得我头盔都掉了。也顾不上捡,仓皇逃窜。好像有一个星期吧,我上下班不敢从庞村过,绕道新民的漫水桥回县城。

不是逃避,那时候,我真的是赔不起一只死狗的钱。

金诸葛、银庞村,中间隔个穷李村。

那时候,顾龙路两边还没有那么多的铁箱厂,从武屯到南寨,路边的草丛里有很多的蛇。突然从草丛里窜出来,吓得我一身冷汗。有时我竟然心生奢望,希望草丛里的蛇能是无所不能的白娘子,我就是那个百无一用的书生许仙。

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3、

很喜欢艾米莉·狄金森的那首《蛇》的诗:

……

但每次碰见这个家伙,

不管是有伴,还是单独

总是呼吸急促

还冰凉侵骨……

那时候好像我刚刚离婚,孩子还不到三岁,日子过得是一团乱麻。敏感、自卑,像极了这路边草丛里的蛇,一有风吹草动,就呼吸急促,也冰凉侵骨。

小镇的日子很是寂寥。午夜顾龙路经过的货车,震得宿舍的床都同频共振,仿佛地震一样。汶川地震那天晌午,我在床上睡觉,儿子突然跑进来说,“地震了,快跑!”推开窗,看到镇镇府的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我以为是打架,继续蒙头大睡。

人在一个环境呆得久了,就变得麻木。

我在想,如果那天的地震我还以为是货车经过,而且房子也塌了,我会不会一死百了?

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4、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堦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镇政府的小屋,就是我的项脊轩,谈不上尘泥渗漉,“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的景致还是有的。

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从35岁来到这个小镇,已经15年了。我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男人,没坐过飞机,没见过大海,想要逃离小镇的念头春草一样,一岁枯一岁荣,荣枯之间,孩子大了,我也老了。

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5、

42岁那年,有个男人客居长安,生计艰难,又患疟疾,朋友不过请他吃了一顿饭,他就感激涕零,说,人到中年,谁能像你这样地看重情义? 真让我感动得手舞足蹈,得意忘形。真的太感谢你了,希望我这以后的日子能够吃饱饭,咱俩没事的时候常在一起喝个小酒、撸撸串。

男的叫杜甫,这件事记录在他的《病后遇王倚饮赠歌》里:

故人情义晚谁似,令我手脚轻欲漩。

老马为驹信不虚,当时得意况深眷。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好一句“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回想这半生,我还有希望常相见的朋友吗?

好像孩子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吃饭被所谓的大哥灌得一塌糊涂。一整个下午,儿子守在我身边,吐一次就往我头下塞一张报纸。宿醉醒来,忍不住潸然泪下,这个世界,除了父母,就是儿子,三个可以和你相依为命的人。

从那以后,我滴酒不沾,睡觉都睁一只眼,儿子、父母,我不能倒下,也不能躺平。

常常,会和那个同事碰面,我懒得说一句话。

不要说我记仇,也不要说我格局太小,人这一辈子,所谓的朋友,有时候还真的不如一只狗实在。

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6、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茨维塔耶娃说,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古老时钟敲出的微弱响声像时间轻轻滴落。

吹笛者倚著窗牖,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我,想和谁一起生活在这个叫李村的小镇呢?

垣墙周庭以当南日翻译(垣墙周庭以当南日读音)

点击播放下方视频,获取100个网络创业项目,

打造每月被动收入8000的副业项目。

添加微信:80709525  备注:创业项目学习群(请一定填写备注,不备注不通过)我拉你进直播课程学习群,每周135晚上都是有实战干货的创业项目推广技术课程免费分享!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heng8.com/68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