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投资理念是什么(巴菲特投资理念的精髓)

巴菲特最核心的投资理念和思想】

一、巴菲特的主要投资理念

1、核心思想:巴菲特投资的核心思想:

(1)选择优秀的企业。他认为,优秀的公司主要有两个特点:有良好的长期前景,有诚实能干的管理层。并且二者缺一不可。

(2)等待合理的价格。

“我们的权益类投资策略与1977年年报中所阐述的没有什么变化:‘我们挑选可流通证券的方法,与我们评估企业、进而收购全部股权的方法并无二致。我们要求这家公司具有以下几个特征:①我们能够理解;②具有良好的长期前景;③具有诚实且能干的管理层;④能以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买到。’

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些信条的内容有些改变,主要是由于市场原因和我们的规模变化。现在,我们用‘有吸引力的价格’取代之前的‘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

“对于投资建议的客户而言,市场秘籍的价值完全是不同的故事。在我看来,投资成功不可能是神秘公式、电脑程序或股票及市场价格变动引起的闪烁信号的产物。

一个投资者如果想成功必须将两种能力结合在一起,一是判断优秀企业的能力,一是将自己的思维和行为与市场中弥漫的极易传染的情绪隔离开来的能力。在我自己保持这种隔绝的努力中,我发现将格雷厄姆有关市场先生的概念放在心中,非常有用。”

2、对于企业管理层的理解

巴菲特认为,管理层极其重要。优秀的企业,如果没有优秀的管理层,也不能为股东创造预期价值。并且“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对待管理层,应给予充分的信任。

“在买入控制权类的企业投资和非控制权的股票类投资中,我们不仅仅是买好公司,而且希望它具备德才兼备的、令人喜爱的管理层。如果我们遇上了志不同、道不合的管理层,那么,控制权类的投资赋予我们更多优势,因为我们可以用权力进行改变。

然而,在实践中,这个优势是有点虚幻的,管理层的改变,就像婚姻的改变一样,是痛苦的、耗时漫长的、具有风险的。在任何情况下,我们持有可流通的、但却永久持有的三家公司,这一点对于我们毫无意义。

例如,大都会公司的汤姆·墨非( Tom Murphy)和丹·伯克( Dan Burke),盖可保险公司的比尔·斯奈德( Bill Snyder)和卢,辛普森( Lou Simpson),《华盛顿邮报》的凯·格雷厄姆( Kay Graham)和迪克·西蒙斯(DickSimmons),他们都是最优秀的管理者,没有他们,我们不可能干得更好。”

“为了证明我们的信心,我们做出了一项特别的安排:只要汤姆(或丹)是大都会公司的CEO,他们可以代为行使我们所持股票的投票权。提出这项特别安排的是芒格和我,不是汤姆。我们还在出售股份方面对自己设置了多种限制。

这些限制的目的在于,如果没有公司管理层的许可,我们不能将持股出售给任何大买家(或有意成为大股东的持股人)。这样的安排限制,与数年前,我们在盖可保险公司和《华盛顿邮报》公司的安排相仿。”

3、重视确定性

“通过研究我们无论是对于子公司的投资,还是对于普通股的投资,你会发现我们喜欢的公司和行业,不大可能经历重大的变化。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无论哪一种投资,我们寻找那些我们相信在未来10年、20年几乎可以肯定依然具有竞争优势的公司。一个环境迅速变化的行业或许会提供巨大的胜利机会,但是它不具备我们寻找的确定性。”

“应该强调的是,作为一个公民,芒格和我欢迎变化,新鲜的想法、新颖的产品创所的过程,以及那些提升我们国家生活水平的东西,这些当然很好。然而,作为投资者,对那些处于发酵中而迅速膨胀、变化的行业,我们的态度就像我们对于太空探索的态度一样:我们会鼓掌欢迎,但不会参与其中。”

“很显然,很多高科技公司或处于萌芽期的公司会以突飞猛进的方式发展,如果以百分比衡量,它们会比上述‘注定如此成功’的公司成长更为迅速。但我更喜欢一个确定的良好结果,而不是一个期望的伟大结果。”

另外,巴菲也强调,确定性是相对的。我们只能根据一些特质来判断某些公司有可能会成功,但是无法确保它们“注定成功”。

“当然,芒格和我,终其一生也只能鉴别发现为数不多的‘注定如此成功’的伟大公司。领导能力本身无法提供确定性。回顾这些年,看看通用汽车、IBM和西尔斯百货,这些公司在很长时期内,似乎也曾具有所向无敌的特质。

尽管某些行业或某些类型的公司展示了一些不凡的特征,它们无形中赋予领导者看似无可逾越的优势,似乎建立了如同自然法则一样的‘赢家通吃’法则,但看看大多数公司发展的结局,事后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对于寻找每一家‘注定如此成功’的公司,都要警惕存在江湖骗子的可能,那些公司现在看似高高在上,但却脆弱无力,无法抵御外部竞争的攻击。

考虑到成为‘注定如此成功’的伟大公司所经历的种种磨难与考验,芒格和我承认,我们无法搞出一个‘漂亮50’或甚至是‘闪亮20’的名单出来。因此,在我们的投资组合里,相对于‘注定如此’的公司,我们只能标出几个‘极高可能性’的公司。”

4、坚守自己的能力圈,只投资简单易懂的行业。
“当然,在很多行业里,芒格和我不能确定是否我们在与宠物石头或芭比娃娃打交道。即便我们花了数年的时间深入研究这些公司,还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有时候,我们自身智力的短板阻碍了我们的理解,但有时,这些行业的特性本身就是拦路石。例如,一家必须不断面临科技快速变化的公司,让人无法进行可靠的长期经济前景的评估。我们当中,有谁能在30年前,预见到电视制造业或电脑行业所发生的变化?当然没有。(大多数热衷于该行业的投资者和公司管理层也没有预见到。)

那么,芒格和我又怎么能认为我们能够预见那些迅速变化的公司的未来呢?我们会坚守在那些易于理解的行业。一个视力平平的人,没有必要在干草堆里寻找绣花针。”

5、注重安全边际

“第二,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坚持在买入时的安全边际。如果我们计算一只股票的价值仅是略微高于其价格,我们没有兴趣购买。我们相信,格雷厄姆强烈主张的安全边际原则是投资成功的基石。”

巴菲特认为,即使是最好的公司,也不要支付过高的价格。

“当然,你可以为最好的公司支付很高代价。但以我们的观点,支付过高的价格所带来的风险在周期之后会显露出来。而且,现在实际上所有的股票价格都已经相当高,包括那些‘注定如此成功’的伟大公司在内。当市场过热时,投资者必须意识到,即便对于一家杰出的公司(如果支付了高价),常常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产出与支付价格相匹配的价值。”

6、对于价值的理解

巴菲特认为,价值就是企业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值。

“50年前,约翰.伯尔.威廉姆斯(Tohn Burr Williams)在其著作《价值投资理论》(The Theory of Investmant Value)一书中提出了价值方程式,我们在此精简如下:任何股票、债券或公司今天的价值取决于,在可以预期的资产存续期间,以合适利率进行贴现的现金流入和流出。”

“以现金流贴现的方式计算所得出的最便宜的对象,是投资者应该买入的投资标的——无论公司是否成长,无论公司的盈利是波动还是平稳,无论相对于当前盈利和账面值其股价的高低。”

‘价值’与‘成长’的关系

“但是,你或许会问:如何确定什么是‘有吸引力的价格’?在回答这个问题上,很多分析师认为他们必须在两个通常相互对立的风格上做出抉择:‘价值’和‘成长’。的确,实际上,很多投资专家将二者的结合视为一种聪明的混搭,就像服装的搭配一样。”

“我们将其视为一种模糊化思维(必须承认,前些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认为,这两种观点时时交汇在一起,在计算价值时,成长其实就是价值的组成部分,它构成一个变量,这个变量的影响范围可以从微小到巨大,可以是消极负面因素,也可以是积极正面因素。”

7、关于市场的有效性

巴菲特认为,市场‘通常’是有效的,但并不‘总是’有效的,所以套利机会总是存在。

“‘之前有关套利的讨论中,稍微涉及到了看似相关的‘市场有效理论’( efficient market theory,EMT)。20世纪70年代,这种教条在学术圈子里十分流行,实际上几乎被奉为‘圣经’。

从本质上而言,这种理论认为,股票分析毫无用处,因为所有的与股票相关的公开信息,都已经相应地反映在股价中。换而言之,市场总是无所不知。由是推之,传授市场有效理论的教授会说个人往股票清单上随意扔飞镖选出的股票组合,完全可以与一个最聪明、最努力的证券分析师选出的股票组合的表现相媲美。

令人惊讶的是,接受市场有效理论的不仅有学者,还有很多投资专家和公司管理层。他们能正确地观察到市场运行‘通常’是有效的,却不正确地得出市场‘总是’有效的结论。这些观点的差异是如此巨大,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于是很自然地,那些受到市场有效理论伤害的学生和受骗上当的投资者,实际上为我们以及其他格雷厄姆的追随者提供了非同一般的服务。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竞赛,无论是财务上、心理上还是体力上,面对一群被灌输了‘努力也会徒劳无益’的对手,我们于是拥有了巨大的优势。

从利己主义的观点出发,格雷厄姆的信徒们应该捐助大学里的教学职位,以确保市场有效理论的教学能一直持续下去。

点击播放下方视频,获取100个网络创业项目,

打造每月被动收入8000的副业项目。

添加微信:80709525  备注:创业项目学习群(请一定填写备注,不备注不通过)我拉你进直播课程学习群,每周135晚上都是有实战干货的创业项目推广技术课程免费分享!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heng8.com/68479.html